您的位置: 达州资讯网 > 娱乐

血海制造者 第四十六章 神秘之树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14:54

血海制造者 第四十六章 神秘之树

一棵大树会放电,一棵大树会流血,还有一棵大树会喷火!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,诡异到极diǎn的景象,李炎当真是目瞪口呆。

“呃,这种现象也没什么奇怪的,自己不是还亲眼看见过从地底下爬出的炎魔,井空香子还会变出五个分身,就连那个金发女郎不是也有翅膀吗?説不定这三棵树也是变异了呢?自己害怕的原因还是因为孤独吧,太安静了猛地遇到这样奇怪的景象,给谁也会害怕的,嘿嘿!”李炎自言自语的安慰自己。

李炎仔细看了看那棵会喷火的树,发现这棵树的内部是空的,它的里面填满了树叶和木渣,应该是潮湿,树叶和木渣慢慢腐烂,产生可以燃烧的甲烷。还有,它旁边不就是一棵能够释放高压电流的树嘛,强电流完全可以把它内部的甲烷diǎn燃,通过空气高速膨胀,所以才会喷出刚才看到的火球。

“哈哈!这个解释真是太合理了,我简直能当科学家了!哈哈!”李炎高兴的自语道。

李炎还没来得及完全信服给自己的解释,他身后的一棵大树就响起了一连串犹如鬼泣般的诡异笑声:

“呵呵呵呵呵呵呵呵”

猝不及防之下,李炎着实被吓了一大跳,在这个时候,李炎脸上的表情,精彩得当真有若见鬼。

李炎霍然扭头,转过身来,沉默的看着这颗发笑的树,不断响起诡异的笑声。

李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:“俗话説得好,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你这棵树想笑,我就让你放声的笑,大声的笑,随意的笑去吧,而且我还专门看着你笑,你不是爱笑吗?你只能笑一笑,你还能打我啊,你能咬我一口,我才算你牛逼呢!”

这棵树在笑了一会儿后慢慢的安静了。

发现这颗树不笑了,李炎握着蓝狼短刀走到那棵突然发出怪笑的大树前,绕着它走了两圈,李炎突然瞪圆眼睛,蓝狼短刀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弧线,拼尽全力一刀狠狠砍到那棵大树上。

锋利的刀刃,足足砍进大树躯干将近一尺深,这一记全力劈砍,震得整棵大树,都轻轻一颤,片片树叶随之一起颤抖,发出一连串“哗啦”、“哗啦”的声响。
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李炎瞪着一双几欲择人而噬的眼睛,放声狂吼道:“老子是大败几十个机甲士兵的炎龙战斗英雄!你妈的是长了三头六臂,还是刀枪不入,竟然敢躲在我身后乱笑,你觉得我很傻吗?你觉得你是在吓唬我?!”

扬起手中那把锋利到极限的蓝狼短刀,指着面前这棵拥有五百年历史,还能发出怵人笑声的大树,李炎森然道:“老子现在就站在你面前,有种就给我再笑一声看看!”

这棵会笑的树,面对李炎手中已经指到它面前的锋利的刀口,没有再笑。李炎再次狠狠瞪了这棵诡异到姥姥家的大树一眼,反手一刀,又剁到了那棵树汁就象鲜血一样艳红会喷血的树上,“你喜欢流血是吧,那就多流diǎn!”

“啪!啪!啪!”连续三刀,

“多流diǎn,流死你个狗日的!”

“啪!”

“你喜欢喷火?你怎么不对着老子的头直接喷,把老子喷死算了!我让你喷!你喷啊!”

李炎砍了那棵刚刚喷出一个火球的大树几刀后,又瞪着血红的双眼,犹如一头看到红布的西班牙斗牛般,大踏步走向那棵会放电的树,手起刀落,重重砍到了它树桩上。“你会放电是吧,那就继续放电,看看能不能电得老子彻底的电死!”

会放电的树也没有继续放电。

转眼间,李炎已经在会放电,会流血,会喷火,会发笑的大树上,拼尽全力各砍了几十刀。天知道它们能够喷火或者放电,是不是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积蓄能量

血海制造者  第四十六章 神秘之树

,这四棵连成一气,足够把一个胆xiǎo的人活活吓死的大树,虽然被砍得惨不忍睹,却依然沉默着,只有它们不断摇晃的枝条,仿佛在诉説着李炎这几十刀,砍得是多么的破釜沉舟杀气腾腾。

“我呸!”

李炎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,他面对整片充满未知危险与神秘的原始森林,右手握刀而立,左手倒竖起中指,伸直了脖子狂叫道:“老子早就当自己死在克隆密室里了,现在能多活一天,就是赚一天,老子就是一个克隆人!命贱不值钱,你们谁要是不要命,就他妈的站出来,让老子我看看,好不好玩,杀起来过不过瘾!”

李炎胸腔里的热血,瞬间就翻滚沸腾的狂热。

就在李炎疯狂呐喊声中,远方50米的一块高地上,一条呲牙咧嘴的野狼,出现在李炎的视野当中。

接着它的身后冒出了一群狼,这种生活在森林里的狼。通体灰白相间,目测下来,它如果用自己的后肢人立而起,至少有一diǎn二米高,双爪已经可以直接搭到一个成年人的肩膀上。而它超过七十公斤重的雄壮身躯,更让他拥有了可以独自和一头猎豹,做正面最惨烈对决的资本。

尤其是它们的那一双双充满寒气的眼睛,瞬间刺痛了李炎的心脏。

操褐色的眼珠,几乎没有情绪波动,淡定,从容,犹如一潭清水,散发着幽幽的绿色光芒。只有身经百战,早已经在最残酷大自然中,学会了漠视生死,一旦对目标起攻击,就必然破釜沉舟,绝不留余地的猛兽,才会拥有这种隐忍中透着不驯与骄傲的眼睛。

而它们身上,那一道道,一条条横七竖八的伤痕,默默对着李炎。诉説着它们曾经经历过的战斗与辉煌。

这一群狼一看到李炎,便迅速包抄上来,围着他不断游走。

李炎缓缓脱下了外衣。把它一层,一层,接着一层,用力裹到了自己的左手上,直到在他的左手部位,形成了一个足够抵挡锋利牙齿啃咬的保护盾。而自己的右手紧握蓝狼短刀。

李炎的动作很慢,很仔细,而他周围的狼,也没有突然发起进攻,好像也是在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生物。

郑州和康医院电话
郑州和康医院在线咨询
郑州华山医院
郑州华山医院怎么样
郑州华山医院预约挂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