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达州资讯网 > 时尚

极品修真狂少 998章 郑家的目标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30:10

极品修真狂少 998章 郑家的目标

郑铁山笑了笑,恭敬的説道:“齐家有此劫难,我们郑家自当鼎力相助,但齐家派来的人却是我们郑家曾经的弟子,而且他犯了大罪,前门主曾定下门规,此恶徒永远不得返回郑家,若是回来,郑家弟子必当杀之。”

“恶徒?谁是恶徒?”老祖郑鼎天眉头一皱,疑惑的问道。

“就是他。”郑铁山指着一直跪在地上的盲僧,説道:“老祖,您也该对他有影响?”

郑鼎天瞥了跪在地上的盲僧,冷冷一笑,説道:“原来是大毛子啊,我们也有五十多年没有见了

极品修真狂少  998章 郑家的目标

?哎呀,我忘了,你的眼睛早就被挖掉了,就算是现在,你也看不见我的。”

“罪徒拜见老祖。”盲僧给郑鼎天磕了三个响头,説道:“罪徒自知罪孽深重,请老祖责罚。”

这次他受齐家所托,将情报的名单送到郑家的时候,他就知道自己大限将近,一切都是天意,他不会去违背什么,一心求死。

“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。”老dǐng—diǎn祖郑鼎天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看着郑铁山説道:“铁山,这件事就由你来处理。”

“是。”郑铁山diǎndiǎn头,脸上露出一丝严肃,説道:“前任门主在逝世前对我説过,若此恶徒返回郑家,不要迁罪于他,并且将他留在郑家,好好的照料……”

这种话,若是在之前,郑铁山是绝对不会説的,説出来也不会得到郑家其他人的赞同。可现在有老祖坐镇,是没有人会反驳他的话,説话的底气自然也强了几分。

果然。众人虽然很吃惊,可没有人敢提出任何一句的质疑。

老祖看着盲僧,笑眯眯的説道:“大毛子,你看看,就算你犯下如此大错,前门主对你可是仁至义尽啊……不但不怪你了,还让你在郑家颐养天年。”

“罪徒不敢。”盲僧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。惊恐的説道:“还请老祖赐我一死,让我去泉下陪伴前门主。”

老祖郑鼎天皱了皱眉,不悦的説道:“死什么死?大毛子。别以为你剃了个光头,就装自己是得道高僧,已经看破红尘了……行啊,既然你不愿意享清福。我就给你个差事……以后你就替郑家扫厕所挑大粪。”

盲僧不但没有怨言。反而感恩戴德的给老祖磕头,“多谢老祖责罚,多谢老祖责罚……”

众人皆是偷笑,只是一个瞎眼的和尚而已,怎么可以去扫厕所挑大粪?估计这盲僧一天能掉进茅坑n次之多。

可是,他们却是大错特错,因为盲僧领到老祖的惩罚之后,便离开了议事厅。而且并不需要人搀扶,独自一个人快步的走出了大厅。就连门口的门槛他都是轻轻一抬脚,跨了过去。

这么会这样?难道这个瞎子可以感知出周围的事物?

老祖笑着diǎndiǎn头,“眼盲心不盲,这大毛子的修为又上升到一个层次了。”

如不是五十年前,大毛子将自己的亲弟弟残忍的杀害,或许,他可以成为古武郑家的dǐng梁柱。

可惜,世事难料啊……

盲僧走出议事厅之后,郑铁山走上前,笑道:“老祖,齐家送来了情报的人员名单,请求我们郑家协助他们重新建立情报,并且让我们郑家来负责保护,你看我们要不要答应?”

“当然要。”老祖一丝犹豫都没有,笑道:“齐家的这个情报可是个好东西,不仅有都市中那些权贵者的秘密,甚至还有其他四个古武世家的秘密,我们若是得到了这些东西,真可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啊。”

“老祖英明。”郑铁山笑道:“那我就立即着手重新建立齐家的情报络。”

老祖diǎndiǎn头,却又説道:“这件事的确是个大事情,但你们也不要忘记,一个月后的古武盛会才是我们最重要的目标,今年我们郑家务必要夺下古武圣令。”

古武盛会每四年举行一次,上一次郑家差一diǎn就得到了古武圣令,可惜,在最终的决战之中,郑家老祖败给了王家老祖,这古武圣令自然落到了古武王家的手中。

所以,郑鼎天回到无量山之后,每天都很郁闷,而后便决定闭关三年,提升自己的修为,想在这一次的古武盛会上,向王家讨回四年前失去的一切。

“弟子明白。”众人齐声应道。

......

一个弟子从外面跑了进来,单膝下跪,恭敬的説道:“启禀门主,门外来了两个人,自称是齐家的人,想拜见门主。”

“齐家的人?”郑铁山微微一愣,心中猜想,一定是齐家担心他们郑家会将情报占为己有,这才派人来监督的。

老祖却是一脸的笑意,説道:“我之前占了一卦,今日会有贵客来临,这还真的来了。”

众人无语,老祖除了贪酒之外,最大的兴趣就是占卜,可是从来没有算准过,今天居然算准了,不得不説,这是奇迹啊!

“快快让他们进来。”郑铁山説道。既然是齐家的人,自然不能怠慢。

“是。”

很快,苗兰和上官柔就被请到了议事厅。

看着议事厅站满了人,苗兰轻笑道:“晚辈苗兰,乃齐家少爷齐仁杰之妻,拜见各位高人。”

苗兰自认为自己是个高手,可和这些古武者相比,她实在是太弱了,甚至他们一根手指就可以拧死她。

自然,对待郑家的态度,要十分的恭敬礼貌。

郑铁山有些意外,情报对齐家可是十分重要的,本应该齐仁杰亲自前来监督重建,可他们居然只派来两个女人。

虽然很疑惑,但郑铁山笑道:“两位远道而来辛苦了,先下去休息,明日我们再来协商相关的事情。”

“有劳了。”苗兰diǎndiǎn头,便在郑家佣人的带领下,和上官柔离开了议事厅。

两人走后,老祖郑鼎天深深的呼了口气,咂舌道:“怪事,真是怪事啊。”

“老祖,有什么问题?”郑铁山连忙问道。

“没有问题。”郑鼎天摇了摇头,却又咧了咧嘴,説道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齐家少夫人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应该是个古武者。”未完待续。。

阜阳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
阜阳牛皮癣治疗方法
阜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阜阳治疗牛皮癣费用
阜阳治疗牛皮癣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